老八路董兴旺追忆南征北战 2021/6/4 14:02:31 来源:人民网

抗日战争浴血太行,解放战争千里跃进,席卷大西南直入西藏,反身赴朝冒着空袭架桥……日前,新华日报·交汇点记者专访原南京军区工程兵直属工兵工区副参谋长董兴旺,听他讲述参加武工队与日军周旋,目睹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牺牲,开辟大别山根据地等一件件惊险壮烈的往事。

左权牺牲时他一同负伤

今年已98岁高龄的董兴旺是山西武乡人,如今虽然记忆力衰退,但少年时打鬼子的经历依然历历在目。

鬼子打到武乡后,年幼的董兴旺就参加了儿童团,为八路军站岗放哨、打探情报。孩子虽没法上战场,却有不需要“良民证”的优势。“那时人小,日本鬼子看到我也不在意。我这个年龄段没有证件也可以来回跑。我家里很穷,也能吃苦,所以选中我到敌占区搜集情报、传递情报。”那时董兴旺穷得鞋都没有,只能光着脚到处跑,虽用破布把脚包起来,也经常磨破脚。“敌人下来‘扫荡’,如果人少,我马上告诉部队敌人带着什么武器、到哪里去,部队马上派人伏击。”

1938年5月,董兴旺加入八路军129师386旅青年队,年仅13岁就转战晋东南,参加了百团大战等多次战役。1942年5月,日军对太行抗日根据地进行“铁壁合围”大“扫荡”。正在警卫团的董兴旺,参加了保卫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等机关的清漳河战役。正是在这次惨烈战斗中,他目睹了率领警卫团殿后掩护的左权壮烈牺牲的经过。

“他牺牲时我就和他在一起。”董兴旺回忆,当时左权在十字岭上拿着望远镜观察敌情,他赶紧把左权拉下来以免暴露目标,但左权对越来越严峻的敌情十分焦急,不顾劝阻又到高处指挥战斗,不幸被敌炮击牺牲。“炮弹打中了他头部,我也负了伤。”说着董老掀起衣服,炮弹碎片在他腰部划出的伤口至今清晰可见。

负伤后董兴旺继续坚持战斗,因此荣立二等功一次,这次英勇表现也让他被批准提前半年入党。“我那会一心一意跟着党,勇敢杀敌、不怕牺牲,虽然年龄不到,但表现好,不到18岁就入了党。”董老至今仍记得入党时的宣誓,“入党后就要为党、为人民服务,必须遵守纪律,完成党交给的任务,宁可牺牲不暴露党的秘密,不做到这些要求就不成为一个党员。”

扎根群众,在敌后如鱼得水

导致左权牺牲的这次战斗中,部分日军曾化装成八路军出其不意偷袭我军。董兴旺也曾因这种化装突袭而遇险。一次部队在村中宿营,化装的日军深夜包围我军,部队被迫分散突围。董兴旺在突围中与大部队失散,看日军紧追不放,他灵机一动藏到死尸下,鬼子追上来扎了扎尸体堆,没发现动静就走了。至今,董老小腿上还有刺刀留下的伤痕。

敌人会化装突袭,群众基础深厚的我军更擅长。1943年,八路军组建穿便衣的武工队,董兴旺就加入其中一支武工队深入敌后。一次侦察到屯留一伙敌人行踪,董兴旺等人化装奇袭,一举将其全歼;另一次侦察得知沁县一名日军的火车站长将带队出来袭扰,武工队组织伏击活捉了这名站长。

董老还生动描述了他和战友活捉鬼子的经过:“一个鬼子哨兵拿着枪站在山顶,他戴着帽子披着帘布。我们从两侧爬上去,一下把他按倒,用大衣把他头部一包,拖着两只脚拉着就往山下跑。到山下掀开一看,捂死了。”没能生擒这名鬼子,董老十分遗憾。

神出鬼没的零敲碎打让敌人日夜不得安生,“能够吃掉就吃掉它,不能吃掉就放过去,在敌占区你来我去拉锯,搞得敌人人心惶惶,出来也不是那么大胆了。”

我军在敌后如鱼得水,是因为深深扎根群众。“一手拿锹、一手拿枪,到一个地方就搞生产。这样你有困难老百姓就帮你,到处都有人送情报。没有这个基础,很难打胜仗。”鬼子投降那一天,董兴旺正帮群众干活,“那时我正在搞生产,有人说‘你不要搞了,下山开大会,鬼子投降了’,我说你瞎讲什么,后来一听是真的,生产工具一丢,高兴地拿着枪下山开会。”

日本投降后和平并未到来,国民党发动内战后,董兴旺随刘邓大军参与了千里跃进大别山。这是一段极为艰苦的进军,“成天走路,往哪里去也不知道。进了大别山才宣布,插入敌人后方战斗。”董老说,“当时我军脱离根据地,到外线敌人统治地区战斗,处境十分艰难,武器装备只能从敌人手中缴获,连吃穿都成问题,衣服上长满虱子,就‘架个火,火上一抖’。”

即使如此,刘邓大军依然纪律严明。“不拿群众一针一线,严格执行群众纪律。那时犯了纪律真处分,严重的就被枪毙了,所以才能在大别山坚持下来。”董兴旺跟着刘邓首长做警卫,一次在安徽金寨天台山,饿了几天的警卫连战士从一个老乡家地窖里找到一些粮食,便留下纸条和银元准备做饭吃,刚好被路过的邓小平看到了。他立即制止说,老乡不在家也不能随便动他们的东西,越是条件艰苦,越要严格执行纪律。

“群众没见过这样的部队,对老百姓这样好,所以我们在大别山建立了根据地、扩大了武装、赢得了胜利,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很多同志牺牲了。”提到牺牲的战友,董兴旺一时哽咽,“有的负伤牺牲,有的就是饿死的,那些日子想起来心里难受。在一起生死战斗了多少年,说牺牲就牺牲,一天福也没享到。”

南征北战,跨过鸭绿江

刘邓大军深入敌人统治腹地虽代价不小,但为解放战争局势的转折作出了卓越贡献。从大别山上下来,董兴旺随中野参加淮海战役,后又参加渡江战役,从安庆打过长江直入南京,继而席卷大西南,解放了重庆。

开国大典后不久,中共中央西南局决定兴建成渝铁路。这条从清末就筹划过的铁路,川渝人民盼望很久,但从晚清到民国,“筹建”近半个世纪也没建成。解放后军民齐心,很快就修通了铁路。参与成渝铁路修建的董兴旺说,“我们部队又能打仗、又能修路、又能生产。”

1950年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。董兴旺加入进藏部队支前司令部,沿川藏线渡过大渡河、金沙江入藏,解放昌都,进抵我国西南边陲日喀则。这时,山西人董兴旺已辗转了大半个中国,“大家跟着党走,打到西南边疆,战士们戏言说还能出国吗?结果真出国了,到朝鲜去。”

1951年,董兴旺所在部队奉命到成都整编,组成两个工兵团赴朝参战。虽然工兵负责修路架桥,但“联合国军”占据绝对空中优势,危险一点不低。“其他都好办,就是飞机到处扔炸弹,还扔定时炸弹,满地‘蝴蝶雷’,碰到就炸。”

董老所说的“蝴蝶雷”,是一种由飞机大面积布撒的微型反步兵杀伤地雷,因其外形而得名。这种地雷杀伤力不大,但布撒数量大、扫除困难。“当时用手榴弹去诱爆,用绳子拴上木棍去碰,各种方法都用尽了。后来有人懂得拿手电筒照炸弹的底火,如果发亮说明没有进入战斗状态,把引信卸掉炸弹就销毁了;不亮就说明进入战斗状态,大家就躲开,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。”

工兵部队奇思妙想多,打造了打不烂、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。董老回忆,部队在清川江上架桥时,不架水上桥,而是找水浅的地方用石子垫高修成水下桥,汽车蹚水而过。“当时一是没有材料,二是架起来也会被敌人炸掉。”在大同江上办法更妙,就利用被敌人炸掉的大桥桥墩架上水槽通上水,从空中看桥和水面融为一体,其实照样可以通行。

百战余生,董老总结说:“武器装备是一方面,但不起决定性作用,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人,我们人民军队政治觉悟高,上下纪律严,得到人民的拥护,和人民心连心,这才获得了一次次胜利。”

相关新闻
标签: [责任编辑:袁邑]
分享到: 更多
网友评论 575人参与0条评论
用户名 密码 注 册
国防新闻网介绍| 投资者关系| 广告服务| 诚征英才| 保护隐私权| 免责条款| 法律顾问| 意见反馈|
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
蜀ICP备16003420号-1川新备12-000053
Copyright©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.